uc書盟 > 廢柴逆天召喚師 > 第3527章 要渡劫的通寶鼠

第3527章 要渡劫的通寶鼠

    有人歡喜,有人憂愁。

    神界。

    神鯨島上的齊昊,是被那只通寶鼠晃醒過來的。

    他迷迷糊糊地睜大眼睛,就看見變成人形小胖子的通寶鼠,著急地搖晃著他的身體,語氣里頭帶了幾分急迫。

    “你快醒一醒!”

    齊昊的眉頭皺緊。

    “怎么了?”

    他剛經過一場漫長修煉,而齊寶看著他,語氣則是緊張不已。

    “出大事了。”

    齊昊腦子里頭還是一團亂麻,他想不出這里能有什么大事。

    但是齊寶的語氣卻很是緊張,然后齊昊聽見他說。

    “我聽說,神鯨島要徹底封閉上萬年。”

    “不許旁人再進出。”

    齊昊不能理解。

    “這件事情同我們又沒有什么關系——封閉上萬年就封閉上萬年,我在這里修煉,也沒什么大礙。

    這里的各種資源豐富無比,不是你說的么,在這里哪怕是修煉十萬年都可以。”

    齊寶盯著齊昊的眼睛,他的聲線帶了點顫抖。

    “可神鯨島如果封閉上萬年,我就沒有辦法渡劫了。”

    齊昊啊了一聲。

    他有點不太明白。

    “渡劫?”

    “你不是神獸么?

    渡什么劫。”

    而且他每次看這只通寶鼠,都一副瀟灑快活的樣子,要說它面臨什么劫難,齊昊是絕不會相信的。

    可這只通寶鼠神色猶豫,他吞吞吐吐地說道。

    “我當然要渡劫。”

    “我雖然是神獸,但是因為我是獨一無二的通寶鼠,所以每隔一段時間,也要面對天道劫難。”

    齊昊更不明白了。

    “那你留在神鯨島渡劫不是很好?”這只通寶鼠搖頭。

    “不行。

    我渡劫的地方,有很特殊的要求。

    不能選在神鯨島。

    否則我便不會如此著急了。”

    “若是神鯨島被大陣封閉萬年,便意味著我也無法進出神鯨島。”

    “所以我必須現在就離開。”

    “所以我才會過來,喚醒閉關之中的你。”

    這只通寶鼠的聲音之中,都帶了幾分難過。

    “我來,是同你告別的。”

    “你留在神鯨島上修煉,萬年時間,應該足夠你修煉到神將級別,以你的天賦,說不定更高。”

    “我出去渡劫。

    等到神鯨島再度打開禁制,解除封禁,我再進來找你。”

    “反正我們之間,有特殊的聯系感應,能夠知道對方的生死。”

    “我就是要同你說這件事情。”

    齊昊確實深感意外!他想了一下,開口問道。

    “所以你不能——過多停留?”

    齊寶點頭。

    齊昊又繼續問道。

    “那你會有危險么?”

    這個問題,齊寶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么說。

    他的回答,顯得有些含糊其辭。

    “危險——多多少少總有一些,難以避免。

    但是也沒有想象之中那般危險。”

    “我渡劫也不是第一次。”

    他來同齊昊告別,也只是怕他突然找不到他,會著急。

    但是他卻沒有想到,對面的這個少年,一骨碌爬起來,開口說的話,認真無比。

    “那你要是離開的話,我隨你一塊兒。”

    齊寶瞪大眼睛——盡管因為他那肉乎乎的臉頰的影響,他的眼睛竭力瞪大也顯得沒有多大,他聲音都含糊了。

    “你……你要隨我一塊兒離開?”

    “別啊……你沒必要……”他聲音都模糊,齊寶卻極為篤定的看向他。

    “我陪你一同走。”

    “我在哪里修煉都一樣。”

    他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通寶鼠卻很清楚,并不是這樣——還是有區別的,在不同的地方修煉,對齊昊而言,區別很大!他留在神鯨島。

    這里的各種資源都是最好的。

    島上還有能夠獲得功法的功法閣樓,他有什么問題,也能夠得到最好的解答。

    這里神王很多,還有他的朋友給他撐腰。

    他留在這里,也十分安全。

    不必擔心旁人的追查。

    但是齊昊如果離開這里,情況便會變得不同起來——外頭那些大勢力,還在野心勃勃地想要殲滅仙界出身的修煉者,只要一離開神鯨島,他就要面對生死危機。

    通寶鼠從來沒想過,要把齊昊一塊兒帶出去。

    所以他雖然心里頭很感動,但是只感動了一瞬間,然后通寶鼠立刻出聲拒絕了他。

    “別……”“千萬別。

    你不要覺得這樣是有義氣——你跟著我,還得拖累我被人追殺。”

    他故意這么說。

    就是想要讓齊昊放棄這個打算。

    “神鯨島什么都好。

    你做什么要走?

    你是不是傻?”

    齊昊卻眸光認真地盯著他看,然后他說。

    “神鯨島什么都好,但是我讓你自己去渡劫,我不安心。”

    通寶鼠看著這個小子傻乎楞楞的眼睛,小胖子揉了揉眼睛。

    “你這是一什么意思,你是信不過我的本事?”

    齊昊又看了一眼。

    “別人都知道我們兩個是一伙兒的,你出去我出去又有什么分別,更不用談什么連累不連累——反正都到這個份上,還不如一塊出去闖一闖。”

    “走不走?”

    他反問了這么一句。

    這只通寶鼠好不容易感動了這么一會兒,然后又聽見齊昊這個傻小子開口說道。

    “何況,哪怕不是你,是顧白,我也會陪他一起出去。”

    他不提顧白還好,他一提顧白,這只通寶鼠莫名地有點氣不打一處來,他輕哼一聲,再看向齊昊,突然又反應過來。

    對啊。

    齊昊要跟他走了。

    不就離顧白遠遠的了么。

    他如果能夠遠離顧白,這也是一件好事情啊。

    畢竟跟顧白若是走得太近,說不定什么時候便直接被顧白一劍穿胸,通寶鼠的大腦飛快地轉動,他突然意識到若是當真如此似乎也不錯。

    他半瞇著雙眸。

    態度一瞬發生變化。

    “你當真想要跟我走?”

    看見齊昊點頭。

    小胖子的雙眸轉動一下,然后他說道。

    “那你等我一會兒。”

    “我去打包行李。”

    其實他也沒什么要收拾的,東西都在他乾坤袋里頭呢,齊昊閉關的這些日子,他也沒有閑著,到附近島嶼閑逛了一番,然后又淘到了不少好東西,收獲頗豐,至少他自己十分滿意,這些東西隨身攜帶,至于這島上的典籍——他是瞧著眼饞,想要多換幾本秘籍出來。

    但是想一想。

    雖然技多不壓身,但是還有一句話叫做貪多嚼不爛,給齊昊準備這些便差不多了——再多他也沒有用處。

    通寶鼠還是很懂見好就收的道理。

    不過等他整理好溜出來。

    卻發現——房間里頭的齊昊,居然不見了?
六肖王中特全年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