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醫路逍遙 > 第683章 聰慧的邱厚

第683章 聰慧的邱厚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免費閱讀!

    “這……”

    葉宇一陣無語,不過也只能隨了夏悠悠的心意,給那守衛一針,讓他暫時無法蘇醒,然后他們三個人才進去。

    雖然分部的場地挺大,但葉宇那個衛星手機有任何一個省份的分布圖,所以要找到議事廳也不難。

    不過葉宇并沒有這么大搖大擺的走進去,而是悄悄的靠近議事廳,然后展開自己的神識,去查看他們的動向。

    議事廳坐著一大群人,為首的正是川省天目組織分部的組長邱厚。

    此刻他巡視著周圍的眾人,淡淡的問道:“剛剛接到了密報,說我們組織里面出現了叛徒,把前任隊長秦雷昌給抓了,你們怎么看?”

    “還能怎么看?我們組織里面怎么可能有叛徒呢?那可是前任隊長,有著練氣第二層的修為,誰能夠……”

    邱厚的話剛剛說完,立刻就有人反駁起來,只是還不等他把話說完呢,就頓住了,臉色呆滯了一下,苦澀的說道:“難道是苗山?在咱們這個分部,只有他的實力進入到了練氣第三層,能夠制服秦隊長,其他人的人,根本沒有那個實力啊。”

    “苗山的確不在我們分部。”

    其他人也都跟著說道:“不過他今天沒有任務,不在我們分部也算正常,不能因為這個就把他看成叛徒。”

    “話是這么說,可你們誰能夠聯系到苗山?”

    邱厚陰沉著臉問:“如果真的只是外出的話,為什么手機會關機,連衛星電話都定位不到他的位置,這是因為什么呢?”

    “組長,你說應該怎么辦?”

    “暫時我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盡我們的所能去跟苗山聯系。”

    邱厚想了一下說:“另外,咱們調一下沿途的監控,看看苗山最后出現的位置,盡量在秦隊長他們的人找到苗山之前找到他。”

    “為什么要在他們之前呢?”

    “不管苗山是不是叛徒,他都是我們天目組織的人,就應該交由我們天目組織來處理。”

    “如果他不是叛徒,被秦隊長的人誤會,萬一起了爭執,對雙方都不好。可一旦他是叛徒的話,以他的脾性,萬一對秦隊長的人動手,恐怕戴圖那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被打個殘廢,甚至是死亡的話,我們怎么跟秦隊長交代?”

    “所以必須要在他們之前找到苗山,怎么說我們也跟苗山相處了這么長的時間,即便他真的背叛了組織,也不會對我們下死手。”

    “組長說的極是,我們都聽你的安排。”

    邱厚點點頭,開始點名分工,有些被他叫道名字的人,一個個的站了起來,在他安排完之后,那些人便跟著他一起離開了議事廳,出去準備。

    按照邱厚的話,這些都是要外出尋找苗山的人。

    而那些沒有被叫到名字的,則留在分部,等待苗山的同時,也在應對不時之需。

    “葉隊長,我們現在怎么辦?”

    這些話,戴圖自然也聽在了耳中,扭頭問葉宇。

    “這個邱厚可靠不?”

    葉宇問道。

    “我也不清楚,不過根據秦大哥所說,這邱厚還算不錯。”

    “其他人呢?”

    “這個就不清楚了,秦大哥來了之后,接觸最多的就是邱厚跟苗山。”

    “那我們一會就跟著他們吧。”

    葉宇想了一下說:“既然不確定他們當中有些人是不是叛徒,那就先救人,叛徒的事情,等把秦隊長救出來之后再解決。”

    戴圖點點頭,算是依了葉宇的辦法。

    三個人又等了一會,就看到戴圖他們一群人離開了議事廳。

    來到門衛室的時候,發現守衛昏倒在自己的辦公椅上,頓時就皺起了眉頭。

    “有敵人。”

    邱厚臉色鐵青的說道:“竟然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到我們組織分部,這人最起碼有著練氣第二層的實力。”

    “邱組長,你看,這守衛被刺了銀針。”

    其他成員立刻去查看守衛的情況,然后便發現了那根刺入在守衛胸口的銀針。

    “竟然是被銀針封住了穴位,怪不得不能說話了。”

    邱厚恍然道,然后快速的取出銀針,幫守衛按動了一下穴位。

    只是讓他意外的是,這么一套下來,守衛并沒有清醒的跡象。

    “怎么回事?按說銀針拔出來之后,他的穴位就自動解封了啊,怎么還沒有清醒呢?”

    邱厚皺起眉頭說道:“慕青,你往他體內輸送一些靈力,讓他清醒過來,等會就先回去休息,不用再跟我們一起去尋找苗山了。”

    叫慕青的人愣了一下,但還是按照邱厚的話,把靈力輸送到那個守衛的身體內。

    可守衛仍舊沒有清醒的跡象,而且慕青還感覺到,他的靈力在輸送一些之后,就有輸不進去的情形。

    當他把這些匯報給邱厚的時候,邱厚的目光直接變得深邃了很多。

    靈力輸送不進去,那就證明著施針的人修為很高。

    慕青已經是練氣第二層的高手,按說整個川省,能夠超越他的人并不多。

    想到這里,邱厚的眼珠子猛的瞪的突兀起來。

    莫非是苗山?

    也只有他才有那個實力。

    可他回來就回來,怎么會封住守衛的穴道呢?

    莫非是守衛看到了什么不該看到的事情?

    還是說,他真的抓獲了秦雷昌?

    這些念頭也只是在他的腦海中閃現了一下,跟著就消失不見,再次恢復起那張冷峻的臉孔,皺著眉頭說:“慕青,你把組織里面剩余的人都給集結一下,然后進行地毯式的搜索,我們幾個去川省國際酒樓。”

    安排完之后,邱厚就帶著人坐車離開了。

    慕青則回到了議事廳,去召集剩余的分部成員。

    “戴圖,你去跟著慕青,那個人有問題。”

    葉宇回頭沖著戴圖說道。

    “啊?他怎么有問題了?”

    戴圖一愣,不明白葉宇為何猛的說出來這種話。

    “剛剛在給那個守衛輸送靈力的時候,他根本沒有使出全力。但卻告訴邱厚靈力輸送不進去,所以他肯定有問題。”

    “那為什么讓我留下來啊?”

    戴圖看了一眼夏悠悠,有些不滿的說。

    他才是秦雷昌的心腹,這種營救秦雷昌的事情,不應該他去才更為合適嗎?

    葉宇也明白他的意思,指著前方遠去的車輛說:“如果你的速度能夠趕上那些車的話,也可以跟著我們一起去,否則的話,就老老實實留在這里,守著那個叫慕青的人,他可能是組織內的叛徒。”

    “你們能趕上車?”

    戴圖驚愕的說道。

    速度能趕上汽車,這尼瑪,開玩笑的嗎?

    他也不是沒有見過練氣第三層的高手,哪有一個能跟車比的啊。

    只是他的話音才剛剛落下,就看到葉宇已經展開了身形,嗖的一下子就竄出去數十米遠。

    夏悠悠也不甘落后,把力量匯聚在背后之上,頓時就出現了兩肢隱形的翅膀,邁開步伐,直追葉宇的腳步。

    “這……”

    看到這一幕,戴圖直接驚訝的長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怪不得能當隊長了,這速度!

    戴圖搖搖頭,悄悄的潛回議事廳,監視著慕青的一舉一動。

    ……

    “老大,不好了,邱厚已經帶著人去川省國際酒樓了。”

    慕青回到議事廳之后,并沒有立刻召集人手,而是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與此同時,邱厚坐在飛奔而去的車內,也聽到了這個聲音,嘴角忍不住浮出了笑意,“終于要付出水面了嗎?”

    “邱組長,你是怎么發現慕青有問題啊?”

    與他同車的成員納悶的問道,這一切做的簡直太隱蔽了,如果不是聽到了汽車中控內的聲音,他都不知道邱厚已經在慕青的身上動了手腳。

    “很簡單,在我們散會的時候,大家都去準備了,唯獨慕青沒有回去準備。”

    “這就有問題了?”

    “對,咱們正常出任務的話,肯定要簡單裝備一下,至少也要在身上穿個防彈衣啥的,以免碰到有人開槍。可慕青卻沒有,那就證明著他知道這次的任務不會有槍,或者說他就是對方的人,根本不怕。”

    “會不會他提前已經穿好了防彈衣呢?”

    “那個時候我也是這么想的,所以看到守衛中了銀針之后,我才會點他,讓他去給守衛輸送靈力,結果倒好,他根本就沒有用全力。”

    “沒有用全力?這個怎么看出來的啊?”

    “經驗。”

    邱厚笑著說:“如果你們辦的事情多了,一眼就能夠看到哪些人用了全力,哪些人沒有用全力。”

    “慕青之所以沒有用全力,就說明他在留后手,至于為什么留后手,就不用我說了吧。”

    “高,實在是高啊。”

    “現在別拍馬屁,這次我們對上的人可能是苗山,他可是練氣第三層的高手,我們雖然出動了十幾個人,仍舊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在他們說話的時候,電話那端傳來了一個聲音問道:“就這點事情,用得著跟我打電話嗎?邱厚他們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不足為懼。”

    “組織分部也出了問題,守衛被人用銀針給封住了穴道,拔出銀針之后,仍舊沒有清醒的跡象,可能會有高手出現,老大,現在要怎么辦?”
六肖王中特全年无错↙